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政务资讯 > 公路文化

吃 苦

发布时间:2017-06-05 10:53 访问量:

什么叫“吃苦”?对我而言,干农活就是“吃苦”。

回乡下老家,早早吃好午饭,妈妈叫我和她一起去地里收油菜籽。很多地方已经实现了机械化收割,然而不包括我家山区的地,妈妈舍不得荒废这三分地,于是不辞辛劳的种上了油菜。

油菜籽必须趁着阳光充足的时候收,看着火辣辣的太阳,我心里叫苦不迭,然而“听妈妈的话”打败了内心懒惰的小人。我穿上长裤长衬衫,戴上遮阳帽,包裹严实的和妈妈出发了,家里的串串狗灰灰很兴奋的在前面开路,跑几步,回回头,不时走错路又很快发现,急冲冲的拐回来。太阳当空暴晒,我听到了油菜荚噼里啪啦开口的声音,油菜籽在里面叫唤“我熟了,我很热,赶紧让我出来呀”。灰灰听从它们的召唤,“咻”的一声窜进油菜地里,抖落了不少油菜籽。对灰灰的破坏力见怪不怪的妈妈已经懒得训它了,趁着大太阳抓紧时间把成熟的结荚油菜轻轻割下码好放一旁,我小捆小捆的把油菜摊放在大塑料纸上碾压,一粒粒黑的发亮,圆的可爱的油菜籽争先恐后蹦出来。妈妈开心的说:越黑越亮的油菜籽越好,可以榨出更多的菜籽油。

我哪管这些呢,几个小时过去,我热,我闷,我渴,我累,蔫蔫的很想罢工。串串狗灰灰受不住热躲在树荫下,瘫趴在地面上汲取凉意,惬意的摇尾巴吐舌头,唉,人还不如一只狗自在享福。谁知道,春天一丛丛,一簇簇,像落日熔金般绚丽灿烂,看着让人打心眼里舒畅的油菜花,长大了居然这么折磨人。我不大好意思叫苦,默默地加快进度碾油菜籽。妈妈边干活边说:等收了油菜,把这块地翻一翻,就可以种花生了,我瞬间哀嚎不止,种花生意味着几个月后我还得来这里摘花生,顿觉“生无可恋”。妈妈凉凉的回了一句:你可以在花生成熟的时候偷懒不回家啊,我“怨念”的瞟她一眼:我敢么……。

终于碾完了所有的油菜籽,妈妈大半年的辛劳和汗水最终化作了大半箩筐的油菜籽,过两天会化为几壶菜籽油,油香浓郁,煎鱼最好吃。妈妈一壶留着自家用,另外几壶送给七姑八姨。

对不识农桑的人而言,长于田地的农副产品是超市见到的商品,它们本来的样子和出处了解不多,其实,每一个产品的背后,都是无数个人“吃苦”凝结的果实。被抓壮丁在田间“吃苦”的时候,我忍不住絮叨:从去年10月种植油菜到今年5月成熟,花大半年的时间来倒腾田地,折腾自己就为了几壶油,为什么不直接去买呢?因为:对于质朴实在的农民而言,他们最看不惯的是游手好闲,最舍不得是浪费田地,最不吝啬的是付出汗水,毕竟一块三分土地,寒来暑往,都在不停歇的“吃苦劳作”,冬春长油菜,夏秋长花生,发挥自己的价值,奉献硕果累累,更何况人呢!(文.陈海霞)


相关文档:
相关附件: